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历史 -> 列表

牛大山的革命故事——来自老兵士许盛练的口述

2021年01月22日 15:01:15 来源:平阳县传媒中心

  本网通讯员 王祥 许美良 编纂 王秀华

  我叫许盛练,1930年12月28日出生在原晓坑乡西洋亭村牛大山的一户贫苦家庭,本年91岁。我7岁开始放羊,12岁开始做雇工,主要工作也是放牛放羊。西洋亭牛大山村属平阳革命老区村,我早在儿童时就参加了小儿童团,并帮红军治过伤、放过哨、站过岗。刘英、粟裕、林瑞清等革命先辈也在我们村子里活动过。我于1953年2月参军,历任中士、副班长、班长,1956年9月经部队排长颜洛海同志介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我在部队多次立功,还曾与八一军旗合过影,可惜在搬场过程中照片丢失了。我在1956年边防执勤中被评为一级执勤能手,1958年复员,一直在温州市水利局工作,1990年退休。

  

  学唱红歌

  在我六七岁时,牛大山这个偏僻的小山村就经常有陌生人来,人数少时两三人,多时有十二三人。当时,他们基本上是在早上天刚亮或者晚上过来,经常住一两天,有时晚上就走了。他们常住许厚骞(儿子许盛阵)、许厚仓(儿子许盛得)等家里。来的次数多了后,他们便主动跟我们这些小孩接触,并把我们组织起来,成立小儿童团,参加小儿童团的有许盛猷、许盛双、许盛梭、潘芳西等。这时我才知道他们是地下党员和红军,是为穷人打天下的。他们晚上教我们唱歌,白日让我们站岗放哨。我们晚上在许厚骞家学唱歌,学了好多革命歌曲,主要是徐伯春、杨青梅、大李(化名)等人教的。用平阳话唱的歌曲有些已经不会唱了,但我至今还记得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送郎去当红军,革命要认清,豪绅呐地主呀,剥削我穷人……”后来,一支抗日宣传队(2019年11月5日,本籍平阳水头的施光华老红军告诉前来拜访他的许美斗等五人,1937年秋天他组织的抗日宣传队到过牛大山)来到牛大山宣传表演,听到了很多红军歌曲和抗日歌曲。解放后听阿公许厚允说过,红军挺进师的刘英、粟裕也曾在我们这个小山村住过。

  

  为红军治伤放哨

  我小时候主要是放牛放羊,一起放牛放羊的有许盛猷、许盛双、许盛梭、潘芳西等,主要在黄里坑和对面的埃山放牛放羊,这两个地方可以看到几条上山的路。我们还兼着放哨任务,基本上红军或地下党跟我们一起放哨,下雨天也跟我们一样,戴斗笠、穿蓑衣。我们认识全村人,也认识挑担卖货的外村人。一旦山下有陌生人上来,我们就叫喊:“对面山谁家的牛吃番薯藤了?”“谁家的羊吃菜了?”听到我们的叫喊声,山上的地下党和红军就马上隐藏起来。

  记得有一次,一支红军小分队从文成来到在摇(遥)岭,计划寻找刘英、粟裕的部队。当时,一队国民党兵正围剿搜山,情况非常危急。我们就大声地叫起来:“山脚下有几只羊上来了!”红军小分队迅速转移到了另一山上。当敌人搜了这座山,到别的一个山头搜时,我们又喊:“羊朝对面山上跑去了!”红军小分队听到后再次转移,敌人搜山扑了个空。

  我曾给红军采过药。那是1937年夏天,兵士小陈(名字已忘记)被国民党追赶时摔下山崖,身受重伤,在许厚骞家疗伤。小陈让我去山坳里采药,告诉我将松树的最外层去掉,把第二层刮下来,采回来后,加入红酒,放在锅里炖30分钟。他喝三四次后,伤就好了。后来有一次我本身也摔伤,试过这药,很涩不好喝,但伤很快就好了。

  

  牛大山曾是地下交通站

  牛大山地处平阳、文成交界,地理位置偏僻,是当时红军和地下党的交通中转站。据我所知,牛大山里给红军和地下党送信的有许美鲍的姑妈许松芽和许盛潘的童养媳徐桃红。许松芽曾被抓、被打,但严守奥秘。多年后,她俩告诉我,当时牛大山是地下交通站,她们经常送信到黄坑、曹门、鹿窝、山门、驮尖、山门大屯、满田、凤卧、文成双桂、文成公阳、瑞安高楼,也有文成瑞安标的目的送来的情报由牛大山再转到山门或凤卧等地。

  随着红军和地下党活动的增加,伪保长钱清方(西垟亭自然村人)和伪便衣队听到了风声。1945年的一天早上,伪便衣队暗暗摸上山来。许厚穗在家门口碰到,以为是红军和地下党,对他们说:“你们今天来得这么早?”结果表露了,便衣队抓住了他。这时,他的儿媳妇跑了出来。她认识便衣队的人,有几个和她娘家同村。她跟他们说,“这是我公公,共产党只是去文成时经过牛大山,没有在这里活动”,便衣队便把许厚穗放了。后来由于参加地下党的周阿花(垟头自然村人)叛变(加入国民党),牛大山地下党彻底表露,牛大山村的苦难也开始了。此后,国民党官兵、便衣队经常上山来抓人,见到老百姓养的鸡、兔子就杀,还要老百姓烧好给他们吃,并且还要送上酒。年轻人晚上不敢睡家里,只能睡到山上……

  

  牛大山的革命烈士

  1946年夏天,国民党便衣队枪杀了一只牛大山村人养的黑狗。这只狗很聪明,遇到外人上山马上就叫,让地下党员和红军躲过了许多次危机。没有了狗的预警,伪保长钱清方就经常派便衣队上牛大山搜查、抓人。1946年5月底,地下党支部书记许厚允、组织委员许厚仓和许厚骞三人被抓,被关在晓坑乡伪政府。三人都很“硬”,严守党的奥秘。许厚仓同志特别坚强,表示出视死如归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他说,事情都是他干的,要杀就杀他。他将亲戚送去的饭菜吃个精光,说:“绝不做饿死鬼。”1946年7月1日(农历六月初三),许厚仓英勇牺牲,被国民党枪杀于怀溪东岙坑,年仅42岁。许厚允、许厚骞经亲属营救,交了赎金,被放了出来。

  1946年10月8日(农历九月十四)晚上,伪保长钱清方派张良派(高堡自然村人)、周阿花(垟头自然村人)和一名文成翁垟人,上牛大山。他们别着驳壳枪,带着长刀,计划刺杀许厚仓侄儿许盛阶。许盛阶是地下党党支部的宣传委员。许厚仓被枪杀后,许盛阶参加地下党活动特别积极。叛徒周阿花参加地下党时,曾在牛大山活动过,二人比力熟悉。那天晚上八九点钟,三人来到了许盛阶家门口,周阿花叫道:“盛阶在家吗?”许盛阶媳妇叶秀玉问:“谁呀?”周阿花答道:“我是垟头阿花。”这时,许盛阶走了出来,三人马上围了上去。张良派持刀杀向许盛阶,许盛阶被捅了一刀,惨叫道:“大家都来啊!杀人了!”张良派等三人马上往山下逃。许盛阶用尽全力拿起石头往山下砸去,随即倒在地上。住在共坦屋的许厚允、许盛潘听到叫声冲了出来,住不才坦屋的许盛豪、许盛谈也冲了出来。他们没有追上,只找到三人逃跑时掉在山路上的驳壳枪和长刀。许盛阶因被刺中心脏,加上失血过多,不幸牺牲,年仅28岁。

  在牛大山活动较多的革命先辈我比力熟悉的有林瑞清(山门人)、杨青梅(山门人)、徐伯春(穹岭脚村人)、大李(化名)。林瑞清、杨青梅、大李先后被国民党杀害或因其他原因牺牲。建立新中国真不容易,现在的幸福生活都是革命先辈用鲜血换来的!

  解放后,伪保长钱清方逃到晓垟亲戚家躲藏了一个多月,后被抓获,在法洪村的法洪宫被枪毙,叛徒周阿花也被枪毙,张良派逃到台湾去了。

  

  参加地下党和解放军

  解放前,牛大山地下党支部书记是许厚允。村里很多年轻人参加地下党,我所知道的有:许盛叶(我大哥)、许厚仓、许厚允、许盛对、许盛阵、许盛阶、许盛猷、潘芳西、潘芳显、潘联把、潘顶企等。

  解放前夕和解放初,西垟亭行政村其他自然村无人参军,而牛大山村青年受到红军和地下党的多年教育,思想觉悟高,小小的山村就有很多青年报名参军,如许盛练、许盛叶、许盛得、许盛跑、许盛吕、许盛富、许盛豪、许美伦、许美玉、许美构等。许盛跑、许盛豪、许美玉三人解放前夕就参加解放军了。

  许美玉是许盛阵的儿子,即许厚骞的孙子,在徐伯春、徐新对的影响下,1948年就参军了。他跟随王必成将军参加过解放战争,1952年还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是团级干部,回国后曾担任上海市普陀区人武部部长。

网络编纂:周昌均

牛大山的革命故事——来自老兵士许盛练的口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