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历史 -> 列表

天空山雾惨 地坼海涛寒 ——明嘉靖年间入侵平阳之倭寇略考

2020年11月13日 14:49:54 来源:平阳县传媒中心

  本网记者 陈斌 图/文 编纂 王秀华

  嘉靖年间是历史上倭寇对东南沿海入侵最为严重的时期,尤其到了嘉靖中期,达到了极其跋扈狂的程度。平阳地处东南沿海,为浙闽交界,也深受倭寇的祸害。

  入侵次数

  

钱仓东城门,嘉靖年间倭寇多次侵入

  

  明代,倭寇侵扰平阳数十次,其中嘉靖年间很是严重,按照史料记载,嘉靖年间倭寇大规模入侵平阳内陆,多达8次。民国《平阳县志·武卫志》载:“(嘉靖)二十三年(1544)甲辰十二月十二日夜,海寇大舰泊钱仓江步。次日,突出纵火,劫掠而去。”“(嘉靖)三十一年(1552)壬子春,海寇登岸劫麦城、钱仓、径口、麻园,掳掠男女。夏四月,复劫九都江口。把总夏光与战不利,贼益盛,遂至八都丰山、岩头、塔下、阳奥遍地,直抵仕巷,儒林所在,烧劫,时儒学方葺修,几为所毁。”“(嘉靖)三十四年(1555)乙卯十月,倭船泊南麂山下。至十一月,上将军岭,至芦浦,复从白沙至十六都北港麻园。闰十一月初三日,温州卫指挥祁嵩、百户刘敏领兵出哨,被袭,战死,将士死者六十馀人。”《歧海琐谈》载:“嘉靖三十五年(1556)春,倭至平阳水头,袁兵宪、贺知府、黄同知、梅指挥魁、张都司大本,各领兵往平阳杨梅庄住扎。”民国《平阳县志·武卫志》又载:“(嘉靖)三十七年(1558)戊午端阳日,倭由瑞安渡江,至县东,登仙坛山,射矢城中,烧劫南门外及岭门,东西牌坊尽毁,喊声震地。数日复烧东门。凡两阅月,乃出,男女被杀及赴水者,不成胜计。”“(嘉靖)三十八年(1559)己未三月,倭寇南北交集,复至南门外,直入南北两港,烧劫杀掳,男女及赴水堕崖者,不成胜数。越三日乃去,伤残之馀,田畴至不能下种。”《明通鉴》载:“(嘉靖三十八年)秋七月,倭自闽流入温州,出掠平阳、泰顺等处。”

  从嘉靖二十三年至嘉靖三十八年(1544-1559)的15年间,倭寇入侵平阳内陆8次,特别是嘉靖三十一年至嘉靖三十八年(1552-1559)十分严重,八年之间共有7次,平均几乎每年1次,有的年份甚至是2次,如嘉靖三十一年(1552)和嘉靖三十八年(1559)均为2次。

  这种现象与嘉靖年间倭寇入侵东南沿海一带总体情况相吻合。嘉靖三十年(1551)前,倭寇入侵只是零星发生,未形成规模,并且往往是掠夺一下即走,如嘉靖二十三年(1544)十二月十二,倭寇在钱仓登陆,劫掠一天就离开。嘉靖三十一年至三十六年(1552-1557)是东南沿海倭患最为严重的时期。浙江为重灾区,倭寇入侵次数多、时间长、规模大,同时日本海盗和中国海盗勾结日深。嘉靖三十六年(1557)后,浙江倭患日益平息,倭寇逐渐南移,福建、广东成为重灾区。由于平阳位于浙闽交界处,故仍被倭乱波及,还是比力严重。

  入侵倭寇

  嘉靖年间入侵平阳的倭寇,只有部分可以考证。

  据《筹海图编·寇踪分合始末图谱》记载分析,嘉靖二十三年(1544)十二月十二,在钱仓登陆的倭寇是李光头、许栋部。

  李光头与许栋于嘉靖二十二年(1543)合踪,至嘉靖二十七年(1548),一直分掠浙江、福建。李光头,又称李七,福建人,原为金子老部下,与许栋、王直等人在宁波以东海中的双屿岛和葡萄牙人、南洋各国商人进行走私贸易。因时任浙江巡抚朱纨严行海禁,打击走私贸易,金子老、许栋、李光头、王直等人则勾结日本浪人成为海盗。李光头素以枭勇称雄于海上,被金子老视为得力干将。嘉靖二十一年(1542)金子老归福建后,李光头部独成一股,随后一直在浙江、福建沿海一带寇掠。嘉靖二十七年(1548)四月,都指挥使卢镗攻破李光头部巢穴双屿港,擒获李光头并消灭该股海盗。

  许栋,又称许二,徽州歙县人,但也有人认为其在广东潮州出生。他原与李光头因罪被关在福建狱中,越狱后逃亡海上,勾结倭寇与西番,大肆劫掠。许栋兄弟四人即许松(许一)、许栋(许二)、许楠(许三)、许梓(许四),均为海盗。开始是许栋、许楠从事海上活动,后来许松、许梓也加了进来。嘉靖二十二年(1543)与李光头合踪,以双屿为巢穴,劫掠浙江、福建沿海地区,浙闽沿海一带不得安宁。此为浙江倭患的主要开始者。朱纨《双屿填港工完事》载:“贼首许二等纠集党类甚众,比年盘据双屿,以为巢穴。每岁秋高风老之时,南来之寇,悉皆闭幕,惟此中贼党不散,用哨马为游兵,胁居民为向导,体知某处单弱,某家殷富,或冒夜窃发,或乘间突至,肆行劫虏,略无忌惮。”双屿被卢镗攻破后,许栋部败走。嘉靖二十七年(1548)六月,许栋在金乡外海被金乡卫指挥吴川擒获。《筹海图编·浙江倭变纪》载:“六月贼首许栋就擒。”“二十日金乡卫指挥吴川追攻于近山海洋,贼船为我所迫,又遇暗礁舟覆,所遗仅二人,栋与其弟杜武也。官兵擒之,积年巨寇一旦生俘之,盖天意假手云。王直、徐惟学、毛烈收其余党,复肆跋扈獗。”

  嘉靖三十一年(1552)四月,劫九都江口,抢掠八都丰山、岩头、塔下、阳奥遍地,烧劫仕巷的倭寇为王直所部邓文俊、林碧川、沈南山等。王直,徽州歙县人。《筹海图编·大捷考》载:“王直者,歙人也。少落魄,有任侠气。及壮,多智略,善施与,以故人宗信之。一时恶少若叶宗满、徐惟学、谢和、方廷助等,皆乐与之游。间尝相与谋曰:‘中国法度深严,动辄触禁,孰与海外乎逍遥哉?’”王直原是商人,与许栋等一起从事海外走私贸易,后为海盗。邓文俊、林碧川、沈南山等报答王直部下。《筹海图编·寇踪分合始末图谱》载:“贼首林碧川、邓文俊、沈南山,皆海上巨寇也。嘉靖三十一年(1552)浙直之祸,林碧川实为之首。”

  嘉靖三十五年(1556)春,倭寇侵至平阳水头,兵巡道袁祖庚、知府贺泾、同知黄钏、指挥梅魁、都司张大本等温州郡文武长官各率兵来平阳,住扎在萧江杨梅庄,截杀倭寇。此倭寇是徐海、陈东、叶明诸部。徐海是海盗徐惟学的侄子,年轻时在杭州虎跑寺为僧,法名普净,在日本被称为明山和尚而备受尊敬。徐惟学死后,徐海以柘林为按照地,大肆劫掠东南沿海各地。嘉靖三十五年(1556),他与大隅夷酋辛五郎联合,率领二万余人登陆骚扰各地。陈东,萨摩岛主弟之书记。《筹海图编·大捷考》载:“而陈东者,萨摩王弟故帐下书记酋。”陈东部下大多数是萨摩人。叶明,又称叶麻或麻叶,骁勇善战,与筑前、和泉、肥前、萨摩、纪伊、博多、丰后的日本人一起入寇。徐海、陈东、叶明诸部于嘉靖三十五年(1556)三月合踪,然后进行分掠。

  嘉靖三十七年(1558)端午,倭寇烧劫南门外及岭门……凡两阅月,乃出,男女被杀及赴水者,不成胜计。此倭寇是洪泽珍部。洪泽珍,广东人,原是王直部下,王直死后,独成一股。嘉靖三十七年(1558)五月开始分掠海滨,祸及平阳。《筹海图编·寇踪分合始末图谱》载:“此福建积年通番巨寇,漳、泉、兴、福之祸连绵不已,皆洪泽珍为之也。”

  以上可见,嘉靖年间入侵平阳的倭寇中,有日本海盗,也有中国海盗,如李光头、许栋、王直、徐海、洪泽珍均为中国海盗。《明史·日本传》载:“大抵真倭十之三,从倭者十之七。倭战则驱其所掠之报答军锋。”真倭是日本人,占全体的十分之三,其他十分之七是从倭,即从属于倭寇的人,被倭寇掳去的中国人。《靖海纪略》载:“每乡氓自掳归者言,倭人秃头鸟音,不满二三百,余皆宁、绍、漳、广诸不逞之徒,潜勾鬼蜮,窃据门庭,至莫可救药。”故所谓倭寇,其成员构成以中国海盗占比居多。

  倭寇的破坏

  一是烧杀劫掠,百姓遭殃。《明代温州倭寇编年》载:“嘉靖二十三年甲辰(1544)十二月十二日夜,海寇大舰泊平阳钱仓江步,次日突出,纵火劫掠而去。”嘉靖三十一年(1552),倭寇烧劫平阳丰山、岩头、阳岙、仕巷。《明代温州倭寇编年》载:“嘉靖三十七年(四月)二十日,贼千余由永嘉夺船过飞云江,屯(瑞安)十四都河头,烧、劫尽平阳县境,惟五十都幸免。”万历《温州府志·杂志》载:“(嘉靖三十七年)五月初五日,倭由瑞安渡江至平阳县东,登仙坛山,射矢入城,烧劫南门及岭门东、西殆尽,数日复烧东门。”乾隆《平阳县志·杂志》载,嘉靖三十七年(1558),倭寇至县,凡两阅月乃出,男女被杀及赴水者,不成胜计。

  二是严重破坏社会生产。倭寇的烧杀劫掠,给百姓带来了无穷的灾难,也极大地破坏了当时的社会生产。乾隆《平阳县志·杂志》载:“嘉靖三十八(1559)年三月间,倭寇南北交集,复至南门外,直入南北两港,烧劫,杀掳男女,及赴水坠崖者不成胜数,越三月乃去。伤残之余,田畴至不能下种。”并且一些百姓为了逃避倭寇的劫掠,不得不逃到县城及其他城里,造成农田的大量荒废。同时,倭寇掠掳了平阳的大量人口,也严重影响生产的发展。《明代温州倭寇编年》载:“嘉靖三十一年壬子(1552)夏四月六日,寇入沙角、岐头……十六日后,劫平阳九都江口,掠妇女无数。”

  三是增筑城堡寨堠,加重百姓负担。为了防御倭寇的劫掠,平阳各地纷纷修筑城堡寨堠。嘉靖年间,平阳修筑了眉石南北寨、洋屿山、墨城、陆路、汶路口等寨及榆垟、宋埠、仙口、蔡家山等民堡,这自然增加了百姓的负担。加上明军败北,使百姓雪上加霜。万历《温州府志·杂志》载:“(嘉靖三十七年)是岁,倭以四月初入永嘉,至五月望始去,郡城戒严,甚者凡二十余日。瑞、平各县及金乡、海安诸卫所,各婴城自守,城外一任烧劫,乡间民房十毁八九,杀男妇以数万计,饥溺困病死者更多。走避及逃回为官军杀取冒功者,亦不成数计,有郡已来,未经之惨。”

  “天空山雾惨,地坼海涛寒。”嘉靖年间,平阳人民受倭寇劫掠甚为悲凉。其中还有一些史实不明晰,有待进一步挖掘与论证。

网络编纂:雷鹏

天空山雾惨 地坼海涛寒  ——明嘉靖年间入侵平阳之倭寇略考